首頁 |  登入 | 註冊 
首頁 > 專欄 > 感情
健康 認同 感情
對話福建結婚同志
2012/10/星期二 編輯:Tone

劉旺強的父親(中)祝他們生活幸福


“鬧洞房那天,公安局城管到處抓我們,最後只好躲了”


編:在大環境沒有認可的情況下,為什麼堅持選擇一個婚姻?

陸忠:我這個人比較傳統,比較保守,就是單純想要一個婚禮,(感覺)這樣子才
        有一個家。

編:之前對婚姻有什麼樣的想像或者期待?

陸忠:期待的可好了,但後面現實就不如意。

編:哪裡不如意?

陸忠:我們的結婚還沒有訂婚完美。我們本來原定是一個戶外婚禮,然後後面被
        人威脅。
被政府啊,公安局啊這些單位呀等等的。

編:他們怎麼會知道你們結婚的事?

陸忠:我們跟微博發了要在那天結婚嘛。因為我們訂婚是在東莞,要回福建辦婚
        禮。

編:所以有人打電話給你說“我是公安局的,不允許你們這麼辦”?

陸忠:公安局是我們那天晚上躲起來去鬧洞房的時候,公安局就到處去KTV,我
        們那兒有13家KTV嘛,一家一家地找老闆,叫老闆說碰到我們就要報警把
        我們抓起來,但我都覺得莫名其妙。

編:但是你們還是選擇戶外結婚這種方式,不害怕嗎?

陸忠:嗯,本來是想說在戶外,然後順便把酒席給擺了,最後沒辦法,我們擺喜
        酒是臨時更換了地點。做一個戶外的小型儀式,後面婚禮一結束(我們)就
        躲起來了。

編:擺完了之後迅速離開——怕惹上麻煩?

陸忠:本來就很麻煩呀,因為我們那時候就被堵在那都沒辦法走動,然後很多人
        以為我們要搞戶外婚禮,就一直在我們原定的地點在那邊等,然後很多人
        都沒看到。整個那個縣城都知道了,不誇張的說他們都知道我們要在哪裡
        結婚,然後都一個個在那邊等著。

編:提前離開和早前公安的警告有關係嗎?

陸忠:有啊,我們本來預定在一家酒店裡做婚房,也準備在那邊鬧洞房,一切都
        是在那邊佈置嘛,然後我們到那邊(酒店)之後,酒店就說有政府的領導,
        然後硬把我們那個房間就不給我們,後來我們就被迫換在一個小旅館裡面
        ,小賓館裡面(做婚房)。



編:面對警告時,有想過放棄嗎?

陸忠:怕,倒是有點怕,但是沒辦法,不能放棄,因為我只是想要一個結婚儀式
        啊。後面我們臨時改了,比如說迎親只用了五輛電瓶車,繞城一圈,沒想
        到跟的人越來越多,然後改成酒席到酒樓裡面。很恐怖的是我們沒有跟任
        何人透露,但在下面依舊圍了好多好多人,我叫老闆關門,圍觀的人還是
        不走,後面我們換了衣服什麼的才跑掉。

編:有沒有想過,如果沒有高調宣布結婚的話,其實這些麻煩是可以避免的。

陸忠:其實我們要高調也沒有啊,我們就僅僅是發了一個微博而已。

編:但是在網上宣布,基本上你們那的人都知道了。

陸忠:嗯,就是那邊太……就是有點那個嘛,地方太小了,一個人知道就整個縣
        城都知道了。


“對婚姻的渴望誰都有,找個女孩結婚是害人”


編:聽你的聲很疲憊,這場婚禮讓你覺得很累?

陸忠:我是剛起床。現在我們在蜜月中。剛好廣東、重慶、福建這邊很多人來(
        參加婚禮),我們就一個個拜訪過去,當做度蜜月了。

編:你的微博裡寫道“要么和一個同性結婚,要不就不結婚”——你對婚姻看得非
     常的重?

陸忠:嗯,對。家嘛,誰都想要嘛,如果你找個女孩子就害了人家,(對兩方)都
        不好。然後我們兩個也缺乏安全感,結婚了,至少說也有人見證一下,也
        算一種約束。

編:這是你們兩個人共同的願望,還是某一方特別強烈的想結婚?

陸忠:都想結婚。

編:你們的婚禮籌備了多長時間?

陸忠:一個多月,兩個月的樣子吧。

編:花銷很大嗎?

陸忠:自己貼了三萬多。七七八八的雜費的花銷。

編:你們婚房的佈置,還有包喜糖等等,都是你們兩個人自己完成的嗎?

陸忠:那不是,我每天都累死了,是大家一起做的,我們那候已經有好多人已經
        到了嘛。他們就幫忙包完糖啊,然後來參加婚禮的,我們是早上九點開始
        佈置婚房,佈置到凌晨兩點。在一個小賓館裡。

編:婚房的地點臨時改了?

陸忠:對,我們那不是有一個賓館一條街嘛,他們(賓館老闆)不讓我們走說你們
        一定要在這邊結婚。我們當時住在一個賓館裡面,他們所有店的老闆都知
        道我們要結婚,然後就跟我們住的那個老闆講,他說哎,你一定要把他們
        留住,一定要把他們留住(笑) 。

編:很多人會覺得高調的結婚會遇到壓力比較大,但你們似乎遇到的幫助更多。

陸忠:我們這邊保守確實很保守,為什麼他們新聞都不敢報導,只是說在你們外
        人眼裡吧,但其實還好吧,寬容度還是有的,所以這場婚禮下來,祝福我
        們的很多很多。賓館的老闆也很好,我們那個車子什麼的都是他們幫我借
        的。

編:婚後你們會對彼此有一些責任的要求嗎?

陸忠:有呀,就像以前,錢的話他都不會怎樣計劃,但是現在結完婚了也會擔心
        ,哎喲,沒多少錢了,也會開始擔心,以前哪裡會呀,以前他就知道花錢
        (笑)。



“家里人害怕媒體,都不敢出現”


編:婚禮時你們雙方的家人有到現場嗎?

陸忠:我姐到了,他爸腿受傷了不能動,我們事後,結婚第二天就去福安,跟舅
        舅他們一起吃飯,我微博有發的。因為我舅舅他們都在福安,結婚舅舅最
        大嘛,然後我就請他們吃宵夜,他們當時就說,記者在那邊,所以不敢出
        現。

編:你的父母事先知道你們兩個結婚的決定嗎?

陸忠:知道啊,他們就是怕媒體。沒反對,反正我就跟他們說,你又多了一個外
        孫,就跟他們說多位外孫,然後我姨媽她說本來很生氣的,但看到我們兩
        個又很心疼這樣。

編:他家裡頭遇到的壓力會比你大嗎?

陸忠:他沒什麼壓力啦,反正他爸,我們去見過了嘛,然後他爸就說隨他們去吧
        ,反正都長大了。

編:你的父母還算是比較寬容的。

陸忠:因為我這個人比較強勢吧。

編:父母沒有來到婚禮現場,會不會覺得遺憾?

陸忠:但是我姐我表弟什麼的他們全來了,他們來了就代表我舅舅他們也認同了
        ,不然怎麼他們會出現呢?

編:你們的事在當地算是新聞了吧。

陸忠:對呀,因為很多在外地上學呀,工作的人,他 們原定是不回縣城的,看到
        我們倆要結婚,全部都趕回來,隔壁市的、鎮啊、村啊,全部都趕來,但
        很多人都沒看到。

編:你對這種關注,是喜歡還是反感?

陸忠:其實不存在反感,但也不喜歡吧,我們一般都是兩個人待在房間裡,很少
        出房間,除了買東西吃飯才出門,其實那邊居民啊什麼人都很好的,他們
        很多都是祝福,除了有一些人講話難聽以外,但基本上都是祝福。

編:你在婚禮現場會有一些人講話難聽嗎?

陸忠:至少聽到一個人(講)吧。他說“哇,怎麼會生這樣的兒子”,反正我也無視
        ,當時(我們)已經在車上要離開現場了。


“同性戀的圈子裡面沒人站出來支持我們,他們太勢利”


編:當時你們做結婚這個決定的時候,身邊的那些朋友們怎麼看?尤其是那些同
     性戀的朋友?

陸忠:一個個掉眼淚、哭。很感動。當時我們在東莞訂婚是沒有告訴他們,他們
       是看了新聞才知道的。

編:你會說服他們做和你們一樣的選擇嗎?

陸忠:還倒真沒有,因為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同,把我的生活方式強加給他們不
        好。



編:有沒有其他一些的同性戀者跑來跟你取經?

陸忠:有啊。一般都是問“是否應該出櫃”的居多,我最煩的就是問這個問題,我
        都不願意回答,我說對不起我不回答。

編:為什麼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?

陸忠:因為每個人的生活方式,生活閱歷、經歷等等都是完全不同的,我告訴他
        了,他不可能去效仿,家庭背景更不同。

編:你不希望別人效仿你們選擇結婚嗎?

陸忠:結婚無所謂啦,前幾天有一個人約我們談他們結婚的事,然後我就見到他
        聊了半個小時。

編:他們發了條什麼樣的微博傷害了你?

陸忠:說我們“太過於激進”,我覺得很莫名其妙,我們訂完婚一個多月才結婚。
        而且弄的什麼一地雞毛啊等等類似的話,就是同誌群體沒有一個人願意說
        去幫我們講一句話或者什麼的,只有一個那個群體裡面有一個同志媽媽(她
        兒子也是同志,後面她知道了,挺支持她兒子)她叫董媽媽吧,她就出來幫
        我們講了一句的話,當時哇,我好感動,在這麼多那個群體他們都不講一
        句話的時候,她竟然站出來,我就覺得這個媽媽真的很好。

編:你很難理解他們為什麼反對是嗎?

陸忠:對,因為訂婚之前支持得不行,但是現在又這樣子,我們覺得有點過分了
        ,其實我也不需要(他們支持),對吧,我覺得既然我們結婚了,你不贊同
        ,但看到不實的信息一定要來查證一下,對不對,畢竟你們也算是公眾的
        。所以太鬱悶了當時。覺得他們有點勢利。


“我們的婚禮就是'支持同性婚禮合法'的成功例子”

  

編:你是否認可“如果有更多的同性婚姻產生,社會對此的態度會更開放”?

陸忠:如果是來問這些結婚的事情我們歡迎,如果是去問出櫃的事情,我會覺得
        好煩啊。

編:你們也期待“同性婚姻合法化”?

陸忠:嗯,對。至少是一種社會認同吧,其實我們要不要那本證無所謂,但是至
        少這本證它是代表社會的認同。

編:希望社會能夠對你們一視同仁?

陸忠:對,如果那時候(同性戀)結婚的話,也許就沒有這樣子的大肆報導了。

編:你自己會為呼籲同性婚姻合法做些什麼努力呢?

陸忠:其實我們這場婚禮就已經有了很大的影響了,畢竟我們沒有那麼偉大,我
        們結婚只是想自己想要一個家而已,但是如果涉及到這方面,那麼我們這
        場婚姻已經足夠作為一個成功例子,因為在之前的同志結婚裡面,沒有一
        個這樣被報導過的。

編:你們和之前一些同性婚姻的報導有什麼區別?

陸忠:但是沒有這麼大規模的報導。而且時不時地會跟一下。感覺就像女人生孩
        子陣痛一樣(笑),就是一陣一陣的,一段時間報的新聞出來,我們根本就
        不知道,以前有新聞出來都會提前通知,今天的新聞出來我們是完全不知
        道的情況。

編:你微博上有關注像李銀河,有跟她溝通過嗎?

陸忠:哦,她哪裡會理我呀。其實不管她有沒有理我,我都挺尊重她的,但是的
        確沒有想去聯繫。但是同志圈子裡面的同性戀親友會,我就對這些人很鄙
        視。

編:為什麼?

陸忠:因為我們在訂婚的時候受到很多質疑,當時訂婚他們(同性親友會)好高興
        的,然後在我們宣布結婚之後,他們這些質疑了,竟然連給我們轉發的勇
        氣都沒有,就躲起來了,他們的那個負責人在沒弄清楚的情況下竟然發了
        一條微博傷害到我們,從今以後我就對這種群體不抱有任何幻想了。

編:你是怎麼理解絕大多數同志戀處於地下的這種狀態?

陸忠:我跟你講很多人都想公開結婚,但是他們就怕壓力。

編:但是你們兩個人的例子來看,社會壓力並沒有想像中的大。

陸忠:其實社會沒壓力,反而祝福的人還是挺多的,反正如果不是那個小縣城政
        府作怪的話,我們現在這場婚禮很完美。



 “網上的人,90%對我們是祝福”


編:你並不避諱說出自己的性傾向,但有很多人選擇沉默,你為什麼能夠有這樣
     開放的態度?

陸忠:只是說我敢吧,就很多同志會羨慕,然後又渴望又觸及不到,就這樣子。
        或者他們更多的擔心是社會的壓力吧,我沒想太多。

編:你不擔心社會壓力嗎?

陸忠:我們根本就沒有社會壓力呀,除了政府,單位呀七七八八的人瞎鬧以外,
        其實社會沒給我們多大壓力,就是當地政府給我們壓力挺大。

編:可是我看到有人在微博上會對你進行攻擊,說的話很不好聽。

陸忠:有啊。微博上有人說“你們兩個真醜啊,出來丟人現眼”,我說好啊,那我
        去整容吧,我不罵他,但另一種情況,有同志攻擊我的時候,我會反駁。

編:對網上的質疑或者辱罵,你回應的態度挺自嘲的,完全不會介意?

陸忠:對。現在很少了,也很少很少回應了,之前我們訂婚的時候,就是同志的
        那個圈子,會來罵我們。

編:為什麼不是支持卻是反對?

陸忠:眼紅唄。我也搞不清楚他們,但是對他們,我就屬於那種回罵了,因為我
        覺得我們結婚礙著你們什麼了,你們不敢做的事,我們做了,你有什麼意
        見?然後說什麼我們騙錢了,七七八八一堆,後來我們不是有那個群嘛,
        就是有幾個很好很好的朋友在一起,然後他們跟我說你別理他們,所以到
        現在為止很多東西我們都懶得去回應。

編:結婚畢竟這是一個很私人的事,你們要承受極大的壓力,你會覺得委屈嗎?

陸忠:因為今天我回應那幾個,關鍵他們都是公眾人物,因為都是加V的嘛。有
        記者。我說你作為一個媒體人,還是個記者和編輯(居然會做這種報導),
        怎麼竟然會這樣惡言相向,我覺得很可笑。
 
          (加V表示這個微博代表本人言論)

編:你覺得網友的態度支持的更多還是反對的更多一些?

陸忠:到目前為止,祝福的有90%吧。


“現在努力攢錢,希望將來可以有一個小孩”


編:未來如果有可能,希望有一個孩子嗎?

陸忠:這個其實我們對媒體回答過好多好多次了,然後媒體又不報出來。我們視
        頻採訪的時候有說過,廣東這邊有個女的是願意為我們生孩子。

編:是自願的還是代孕媽媽?

陸忠:自願的,她自己找來做我們。

編:你們打算接受?

陸忠:我們接受啊,反正現在可以人工嘛。

編:你們很希望有一個小孩?

陸忠:對呀,但是目前情況一切還太早了。事情什麼都沒成熟,如果現在冒然有
        一個孩子,雖然家裡一定會養,但是還是感覺不好。

編:你擔心沒辦法給這個小孩很好的一個生活。

陸忠:對,本來他們就欠缺一些東西的,如果再不給他一個完美的生活的話,哇
        ,那以後自己會愧疚的。

編:能感覺到你對未來考慮的很仔細。

陸忠:對呀,不然也不可能走到結婚這一步,他們都說“哎呀,你們兩個太小了”
        ,其實我15歲開始工作,他13歲開始工作,經歷的事情也不少了。

編:你們對未來生活的打算是什麼樣子的,會選擇去廣東定居嗎?

陸忠:我們想在家裡蓋房子。本來說結完婚蓋房子,想開個小酒吧,也沒開成,
        再去努力賺錢,把房子蓋起來,酒吧蓋起來,過一些安逸的生活這樣子。


  (本文來源:中青在線-中國青年報)


文章轉自:淡藍網  http://ppt.cc/mmTY

訂閱    取消訂閱